快捷搜索:    test  创意文化园  公报  道指  成交  梦幻  新媒

沃保网会员导读:柔性屏谜题:柔宇的困惑和回答

巨大的透明「塑料片」被卷进漆黑机器,被切割成更多的矩形碎片,几无声息地滑落进蓝色塑料箱。装满后,这些箱子们将在工人手中相互碰撞,「砰砰」地堆在质检人员眼前。

「切片是用的什么技术?」「这个过程用的是什么材料?」在柔宇首次开放的生产车间参观行程中,一切关键问题的回答几乎都是:「不好意思,这个问题暂时不方便对外透露。」

「神秘」,用来形容这家掌握着 3000 多项专利的技术公司,毫不夸张,甚至在更多的人看来,「是过度神秘」。

2012 年 5 月初,以理科状元身份进入清华而后又获得斯坦福大学博士的刘自鸿创办了让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后悔错过的柔宇科技。2012 年 10 月,在斯坦福大学附近的肯德基里,刘自鸿见到了真格基金的徐小平,给出了 3000 万美金的 A 轮目标。一方面嫌太贵,另一方面徐小平嫌当时的柔性显示屏看不出什么东西,没前途。后来,柔宇便成为徐小平 10 年天使投资生涯中最大的错失之一。

彼时,大多数人对于柔性屏的态度和徐小平一样,不明白这东西能做什么。

2014 年 8 月,柔宇宣布发布了全球第一个国际业界最薄、厚度仅 0.01 毫米的全彩 AMOLED 柔性显示屏,并成功与手机平台对接。外来的问题随之升级:柔宇是否能证明柔性屏的量产能力?

柔宇发布的全球第一个国际业界最薄、厚度仅 0.01 毫米的全彩 AMOLED 柔性显示屏|柔宇

2018 年 6 月,眼前这条被柔宇称为「全球首条类六代全柔性显示屏生产线」,正式投产。紧接着,四个月之后,刘自鸿在国家会议中心将全球首款折叠手机 Flex Pai 高举过头顶,并宣称要「折叠下一个十年」。但在 C 端,产品是否成熟,如何面对巨头挤压?B 端用户有哪些,如何面对强劲友商京东方、维信诺?又成为外界对柔宇的新质疑。

争议可谓是一路伴随着柔宇。但和开放工厂参观中柔宇工作人员的应对习惯相似,成立八年来刘自鸿对外回应关键性质疑的时刻不多,而很多问题可能会被归于「暂时不方便透露」。产线落成一年后,柔宇组织了 20 多家媒体进行参观,期待以这种方式对外传递:技术、量产不应该称为柔宇被怀疑的方面。显然,在这些关键问题上的保密或者暂时失语都让本就迷雾重重的柔宇更容易成为被人抨击、质疑的对象。

有柔性屏行业的从业者认为这是一群理工男创业的问题,他们有梦想,却不懂市场规律,「其实柔宇备受诟病的就是他们的含糊其辞、遮遮掩掩,给人不实诚的感觉,所以才会饱受质疑」。熟知柔宇的一位投资人却不这么认为,在外人眼里的过度低调,其实对于柔宇来说就已经很高调了。

面对激烈的市场环境,「闷声发大财」这一古老的智慧,在 50 亿估值的独角兽柔宇这里依然能发新枝。这位长期关注新材料的投资人感慨,幸而柔宇在深圳,深圳政府给于了柔宇极大的支持和帮助。

「可以说我们摸着石头过河。」刘自鸿说出了柔宇近年来面临的困境。但在上述背景下,柔性屏这条波涛汹涌的河流中柔宇究竟趟到了哪块一步,这些不仅关乎一位「天才」创业者的成败,还牵动着三十多家投资人近 50 亿投资,映射着在一家技术驱动的案例式企业的未来之路。

Flex Pai|柔宇

量产究竟行还是不行?

来自柔宇的官方资料显示,这条占地 40 万平方米的产线投资超过 110 亿,二期满产后,可达每年 5000 万片柔性显示屏。比起京东方在 2011 年开工、2013 年 11 月宣告投产的一条 5.5 代 AMOLED 产线(5.5 代与 6 代并无实质差别)相比,该产线的造价便宜了一半,而产能却又是一些调研机构对外公布的京东方等其他友商的上百倍

悬殊的数字矛盾自然使得舆论哗然。坐定在龙岗大楼一层西侧会议室的刘自鸿自嘲「现在忙到没有时间看这些新闻」,这些新闻指的便是关于柔宇的质疑。旁边的副总裁樊俊超打开了话匣子,「主要是因为尺寸计算方法不一样,我们是按照 5.5 寸切割之后计算的,其他厂商是大面板或按整块屏计算」。

同是研究新材料的李斯验证了这样的说法:5.5 代线的玻璃基板尺寸为 1300mm×1500mm,按市场主流手机 5.5 英寸 16:9 规格的显示屏来计算,一片 5.5 代线的玻璃基板最多切割 216 块 5.5 英寸的显示面板,按每个月 20K 片整张玻璃基板计算,年产能就在 5000 万片左右,基本符合逻辑。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