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道指  test  创意文化园  公报  梦幻  新媒  成交

usdt交易平台(www.caibao.it):品读寄簃公| 沈家本父亲沈丙莹的仕宦之路

原题目:品读寄簃公| 沈家本父亲沈丙莹的仕宦之路

专栏·品读寄簃公

耄耋之年,依然品不尽先曾祖的人生

沈氏家族几代人,在科举之路上艰难攀援。但在沈丙莹之前,竟没有一位乐成

文 | 沈厚铎

责任编辑 | 尹丽

沈家本与他的父亲沈丙莹各有一首咏湖州夹山漾的诗。后者的诗题为《过夹山漾》,收在《春星草堂集》;前者的诗题是《夹山漾秋泛》,收于《枕碧楼偶存稿》。

沈丙莹的诗作于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进京赴考的路上。船经夹山漾,悠然诗兴写下了这首《过夹山漾》:“丙舍谋划数往还,橹声遥度郭西湾。浪花高卷全平岸,云脚低飞不碍山。秋兴顿添乌桕冷,幽栖欲共白鸥闲。浮家即是张渔父,多事春官一纸颁。”

船经夹山漾,在徐徐游动的乌篷船上,沈丙莹远望两岸,眼前的一切勾起了他的回忆与无边的冥想。夹山漾是从老宅收支的必经水途,菁士公(沈丙莹字菁士)年年到妙西坟茔省墓,已经是“丙舍谋划数往还”了。

行船穿过郭西湾,将要汇入碧浪湖时,“浪花高卷全平岸,云脚低飞不碍山”。虽无惊涛骇浪,也是浪花高卷,两岸青山苍翠,白云低飞,秋天的景致醉人,然而两岸的乌桕(乌桕树叶在秋季颜色变红,鲜艳夺目)已经预示隆冬快要。

这使人遐想,能如悠闲的白鸥自由幽栖,是何等惬意。隐逸的寓所,犹如白居易《九日醉吟》所形貌的“身从渔父笑,门任雀罗张”才是理想的清净的生涯。可那多事的礼部,又颁布了甲辰恩科的文告,无奈诗人只得进京备考。

诗中既描绘了迷人秋色,也表达了屡试不售的颓丧与欲求隐世而不能的无奈。在谁人时代,科举高中是知识分子乐成的标志,是小我私家施展抱负的唯一正途,更是改变生涯现状的最佳路径。沈氏家族几代人,在这条路上艰难攀援,但在沈丙莹之前,竟没有一位乐成。

据《蓼庵手述》纪录,沈丙莹之前的先贤们虽是各个苦读、生计艰难,却没有一位踏上科举前途。菁士公祖父沈国治“前后省试十八科,屡荐不售”,六十有一之时,仍笃志不倦。沈丙莹之父沈镜源陪同他赶考,之后回忆道:“余随侍入闱,府君三场出闱,因患痢甚剧,极委顿。十六飞棹至家,卧疾才十一日,参苓无效,九月二十七日,竟弃不孝弟兄而长逝。”试而不中,甚至搭上了性命。

沈丙莹的父亲沈镜源,“三十六岁,辛酉,始公交车北上,应礼部试,不售”“辛未、甲戌,屡困公交车”。在未能得中的情况下,为了求取公职“五十二岁,丁丑,大挑应试(清制,举人经会试三科未录取,即由礼部分省造册,咨送吏部,钦派王、大臣面试拣选优秀人才,每六年举行一次,十取其五。选取者分二等,一等以知县用,称“大挑知县”; 二等以教职用,称“大挑学正、教谕”)。房荐吕子班师,现任宁波太守,力荐又未果”。

“迨己卯、庚辰,连前共九赴礼闱。”在九次加入礼部会试不中后,沈镜源无奈只得再次北上应挑。终于“丙戌,因值赴挑鬻产北上,幸列二等”。也就是说,1626年,他卖掉了家产,凑足了盘费,再到北京加入大挑,终于获得二等。

次年,选授庆元县教谕,沈镜源总算有了公职,于是携眷赴任。这是沈丙莹的先进们,在科举路上取得的最好成就。

而沈丙莹诗中提到的这次会试,他仍然名落孙山。不外,礼部又颁布了太后七旬(乙巳)恩科的文告。以是,他虽然落榜,却没有脱离北京。一则省去往返盘费,二来也利于集中精力攻读备考。更何况,北京是天下社交往来的中央,常住此地也有了更多普遍交流的机遇。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这一年,沈丙莹乙巳科的考试施展优越,终获三甲第十五名。自此,他得以迈过进士门槛,踏上仕宦之路。

沈丙莹被分配任刑部四川司主事职。兴奋之余,他有些惆怅,遣诗抒情作《授官刑部宿四川司示徐子舟同年》诗:“王李魁奇士,昔时此唱酬。于今三百载,犹说白云楼。鞅掌功名薄,停年月日遒。寥寂怀事迹,谁与继风骚。”

“王李”是明代文豪王世贞、李攀龙的并称,二人可以说在那时是文坛魁首奇士。王李与徐中行、梁有誉、宗臣等文化名人结成诗社,相互多有唱和,有明代“后七子”之称。只管到了沈丙莹所在的时代,他们已经是三百年的人物,但提及“王李”,照样不能不提到“白云诗楼社”。

以吴维岳为代表的刑部“白云楼诗社”,是嘉靖二十年代京城文人唱和的中央。“后七子”王李等人结成诗社的文化征象,是在前人“白云楼诗社”文化影响下逐步形成。因而“于今三百载,犹说白云楼”。

而现在的文人们都在为把自己的名字写入“功名簿”而奔忙劳碌,疲惫不堪。就算是以年资取仕,日月如梭也把人熬老了。诗中“停年”,指自北魏始的选官制度“停年格”。北魏孝明帝后,为解决官职少,应选者多的矛盾,授官不问才气、功勋,一律凭年资补缺叙用。

在八股文的压榨下,人们已经精疲力尽,何来专心创作成就的风骚奇士?沈丙莹于是叹息:“寥寂怀事迹,谁与继风骚”,一泄心里的艰涩与惆怅。

从《过夹山漾》到《授官刑部宿四川司示徐子舟同年》,沈丙莹作为一代知识分子,表达了对科举制度的无奈追求。在帝王时代,科举或给予了知识分子公平竞争的机遇,从而为国家选拔人才施展过积极作用,但这种约束人们头脑的制度随着时代的生长,的确应该被镌汰。无怪乎在清末改造时,保定知府沈家本积极地把府学改为学校。

作者简介

沈厚铎,退休于中国政法大学,沈家本四世孙。

END

视觉编辑 | 王硕 马蓉蓉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