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道指  成交  test  创意文化园  梦幻  公报  新媒

usdt不用实名(caibao.it):对协议控制(VIE)下互联网平台企业未经申报违法实行集中处罚的案例剖析

  2020年12月14日,国家市场监视治理总局宣布国市监处【2020】26号、27号、28号三个案涉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的处罚决定书。综观这三个案件,出现以下共同点:第一,均为协议控制下(以下简称“VIE”架构)的股权收购;第二,收购方均为互联网平台企业;第三,经执法机构评估,收购不具有清扫、限制竞争的效果,均处以现行《反垄断法》第48条的处罚上限即50万元罚款。

  这是自我国2008年8月1日正式施行反垄断执法以来首次对VIE架构的未依法申报举行处罚。在反垄断执法中对未依法申报予以处罚并不罕有,迄今已经通告了数十起案件。而此次是时隔十二年后首次对VIE的未依法申报作出处罚,再叠加互联网平台这一显性特征,市场对此有多种解读和预测。笔者连系对有关问题的研究和剖析,表达管见。

  一、对协议控制(VIE)经营者集中予以反垄断审查

  协议控制是指拟上市公司通过在境外设立上市壳公司,并设置一系列其与境内实体间的条约、协议框架实现对境内实体的控制,从而间接杀青境内实体在境外上市目的的执法模式。协议控制本质上是行使执法划定与会计规则对某一相同事项的差别认定尺度,通过多层次协议的庞大架构,控制境内运营公司的营业和财政,使其成为境外控股公司的可变利益实体,以实现境内运营利益向境外的正当转移,从而有用规避境内执法法规对部门行业外资准入的限制,以及境内主体直接在境外上市的相关限制。据此,协议控制通常具有买卖结构庞大性、多司法辖区管制、通过协议实现非直接控制的特点。VIE涉及到反垄断法意义上的“控制权”问题,因此,当涉及VIE架构的企业知足经营者集中的申报尺度时,就应当主动向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举行申报,并提供真实、完整的资料以供审查,未申报的不得实行经营者集中行为。

  2020年4月20日,国家市场监视治理总局公示立案了一起涉及VIE架构的浅易案件,即“上海明察哲刚治理咨询有限公司与环胜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新设合营企业案”,是从正面临VIE案件的审查;而对这三个案件的处罚则是从反面说明对未依法申报的VIE案件举行反垄断执法。

  本次三起处罚案件中,适用VIE架构的既有收购方、也有被收购方,可以看出在反垄断法的法理下,执法机构关注的是集中后可能引发的市场结构转变和竞争秩序影响,与控制关系的表现形式并无本质性关联。2020年市场监视治理局向社会宣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第19条第2款划定“涉及协议控制(VIE)架构的经营者集中,属于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局限。经营者集中到达国务院划定的申报尺度的,经营者应当事先向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申报,未申报的不得实行集中”,是对VIE经营者集中审查规则的重申和强调。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