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创意文化园  道指  公报  梦幻  成交  新媒

联博以太坊高度:【开箱】《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 做猫好过做人?

【明报专讯】疫情还未已往,美国各大主要都会的戏院继续歇业,日本在排除紧要事态宣言后,虽然戏院重开,但有片商选择延期,甚至抽起影戏不播,动画《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正是其中之一。

此片原定4月27日开画,在新冠肺炎影响下,映期押后至6月5日,最终改变计谋,放弃上映设计,于6月18日在影视串流平台Netflix上架。

志田未来声演女角

跟韩片《狩猎的时间》一样,日本动画《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同样遭疫情打乱上映时间,两片最终都弃「影」从「网」,间接令Netflix用户沾恩。事实上,《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台前幕后阵容强劲,若非疫情影响,何需不战而逃?

本片导演佐藤顺一在日本动画界来头不小,曾经执导经典作品如《娱乐金鱼眼》、《美少女战士》及《Keroro军曹》等。卖力声演女主角笹木美代的正是日剧《女王的课堂》志田未来,她曾为动画《风起了》及《我的英雄学院》等配音,经验丰富;男主角日之出贤人则由花江夏树幕后献声,他是日本人气声优,代表作包罗《鬼灭之刃》、《齐木楠雄的灾难》等。

宁愿做猫逃避现实

《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以爱知县常滑市为靠山,是日本着名的「招财猫田园」,故事讲述中学生日之出贤人与笹木美代是同班同学,女方性格爽朗坦率,自动向日之出示爱,却得不到回应。

某日她加入祭典流动后,意外获得一个猫面具,只要戴上它便可变身小白猫,今后获得男方青睐,一人一猫的距离,变得愈来愈近。一旦变回人类,反而得不到关注。

另一方面,笹木受到父亲再婚、校园欺压、恋爱失意等问题困扰,最先憎恶以人类因素存活,为了逃避现实,她决议放弃「做人」,宁愿酿成白猫,以为可以跟日之出「双宿双栖」。为免严重剧透,影戏下半部门的剧情转变,只好在此停笔。

本片并非单纯的恋爱故事,当中混杂家庭、校园、社会,甚至因素认一致问题,对于青春期的少男少女而言,应该比求爱更易惹起共识。

《千与千寻》主旨相近

从《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的笹木,不难令人联想起日本动画大师宫崎骏《千与千寻》女主角荻野千寻,前者化身白猫,游走于人猫之间的天下,为追寻「因素」而睁开冒险旅程;后者为拯救贪心的怙恃,效果误闯魔界,被迫侍奉汤婆婆谋划「油屋」内种种神明,直至寻回「自我」才可重返人世。

虽然两者在「因素」、「发展」等主旨上,某水平不约而同,但明显地,《千与千寻》的隐喻来得更深入,可以讨论的层面亦较普遍,例如近年有谈论以为,《千与千寻》其实是宫崎骏对日本色情娱乐事业的回应,千寻暗喻未成年的性工作者,油屋就是夜店,在此流连忘返的神明即是嫖客。无论此说法是否建立,至少为观众提供了一看再看的理由,已经足够。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