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意文化园  成交  公报  梦幻  道指  新媒  医卫

“亲友圈”腐败:祸起萧墙公权力成“私人订制”

【编者按】“背靠大树好纳凉”“朝里有人好做官”,所谓的为官之道至今仍被一些人奉为圭臬。这种“依附”心态的存在,正是“圈子文化”肃而不清、残存未绝的产物。

纵观十八大以来被查处的落马高官中,热衷于搞“小圈子”的不在少数。“圈子”扩张带来的私欲膨胀,造成的恶果是“圈子”外群众所长的被牺牲。

“党内决不能搞封建依附那一套,决不能搞小山头、小圈子、小团伙那一套,决不能搞门客、门宦、门附那一套,搞这种东西总有一天会失事!”习近平总布告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曾粗浅指出“小圈子”的危害性。

殷鉴不远,来者可追。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推出聚焦“小圈子”里的“大腐败”系列报道,为您探析其危害和本源。

本日,我们推出第一期,探析祸起萧墙的“亲友圈”腐败。

从百口贪腐窝案的“掌门人”苏荣将本人的主政地变结婚朋故友谋取私利的经济领地,到重庆市万州区委原副布告洪承义“打干亲”“认干爹”;从“贪腐夫妻档”“上阵亲兄弟”到以联络感情为由成立的任人唯圈权钱交易的“老乡圈”“伴侣圈”,无数反腐败斗争的事实证明,一个贪官的暗地里往往有一个“圈子”,圈子里往往存在紧密的人身依附关系。

这种成立在密切关系基础上的权力寻租,所长交换,让一批“狐辈”之徒依附于贪腐官员,

财经头条网

财经头条网为广大网友带来最快的新闻头条、体育财经报道、游戏评测、硬件评测、健康养生等资讯。希望大家喜爱。

,名正言顺地游走在领导“势力范围”内,大举借权牟利,狐假虎威,危害巨大。

封妻荫子“家族圈”:权力成“害人毒药”


“亲友圈”腐败:祸起萧墙公权力成“私人订制”

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治国必先齐家。然而,一些落马的官员不仅没能“正身律己”,没有守住公权的边疆,反而痛爱子女、纵容家人,任其将职权当特权,拿公权换私利。最终,正是万般痛爱的儿子将本人送进铁窗、情同伯仲的兄弟让本人身败名裂、患难与共的妻子让本人跌入深渊……

苏荣,

三公开船

三公开船最注重代理利益保障,首创线上信用运营模式,代理无风险加盟方式,主推最公平模式的三公开船(大吃小)、大小、牛牛等棋牌游戏。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2017年1月23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苏荣受贿、滥用职权、巨额工业来源不明案一审暗地宣判,对原告人苏荣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褫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充公个人全部工业;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以巨额工业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褫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充公个人全部工业。

作为十八大后第一个因贪腐落马的副国级官员,苏荣在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前,曾历任吉林省委副布告、青海省委布告、甘肃省委布告、江西省委布告等职位。

据大型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介绍,苏荣在江西主政时,其家人、亲戚在江西插手工程建设,插手干部人事,收受财帛的问题非常突出。片中介绍,苏荣贪腐案件共有十多位亲属涉案,苏荣将本人描述为“百口贪腐窝案的掌门人”。

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在本地被称为“于姐”,不少人反映她擅权干政,造成为了很恶劣的影响。江西景德镇是有名的瓷都,于丽芳非常喜欢瓷器,为了托她办事,很多人投其所好,买来各种珍贵瓷器上门送礼,于丽芳来者不拒,甚至被动索要。在江西任职时,苏荣把一些官员介绍给儿子认识,苏铁志于是通过这些官员帮伴侣拿项目,从中收取巨额好处费。

就在苏荣落马前夕的那个春节,中央电视台播放了一档名为《家风是什么》的节目,苏荣回忆说:“我都不敢看这个节目,我家‘于姐’成为了江西权钱交易的代名词。家教上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不称职的丈夫,我自身出问题,老婆变得贪婪无度,收敛财帛不择手腕,儿子支配我的职权影响受贿数额巨大,显然是我苏荣自己的问题,把家庭带坏的。”

苏荣在“忏悔录”中还写道:“我将本人主政的处所酿成为了亲朋故友谋取私利的经济领地,带坏了社会风气,也害了亲友。”

刘铁男,国家生长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2014年12月10日,刘铁男因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造孽收受别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万余元,被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无期徒刑,褫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充公个人全部工业。

刘铁男受贿案波及多名民营企业老板,经济转型期官商勾连、权钱交易的腐败特点明显。“老子台前办事,儿子幕后收钱”,手握重权的刘铁男被老板们视作“围猎”目标,其子刘德成则被当成一个濒临目标的“老虎机”,通过向其不竭“投币”而翻开捕获权力的通道。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