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意文化园  成交  公报  梦幻  道指  新媒  医卫

沃保网会员热播: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联,五大疑问涌现

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被一对男女租客带走后失联。


7月9日,章子欣家人贴出寻人启事。章子欣的父亲章军称,这对男女将孩子骗走,此后失联。


7月10日,淳安警方通报称,男女已自杀,对章子欣的搜寻仍在进行。

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后,众多疑问涌现。 


章子欣。 受访者供图

问题一:章子欣如何被带走?

章子欣的父亲章军告诉新京报记者,章子欣的爷爷奶奶带着章子欣在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居住,在一家连锁酒店旁卖水果。


据章子欣的奶奶介绍,6月初,她与丈夫遇到一对广东口音的男女,对方称住在该酒店,两人经常在其摊位上买水果,“次次都跟她聊天”。 


象山县公安局通报显示,这两名租客分别是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梁某华本名梁邓华,身份证登记地址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

章子欣奶奶回忆,两个人在酒店住了大约半个月,原本准备7月6日乘飞机离开当地,后来见到章子欣,便退掉了机票,并提出以每月500元的价格在她家租房,这两人后来直接付了500元房租到其手机上,付完房租后还问章子欣是否在家。


她介绍,6月29日,两名租客正式住进章家,租房期间很少出门。7月2日晚,租客称,要在7月4日带章子欣做花童。7月4日早上,两人带孩子离开。

章军称,刚开始两位老人都没同意,他也要求:“一定要孩子爷爷一起去才可以。”但后来,这两个人用各种方法哄骗老人,让他们答应将孩子带走。 

章子欣的姑姑向新京报记者介绍,租客男女均将自己身份证拍下给两位老人,老人觉得“现在的技术都这么好,什么都是监控,即使是什么样子都是能够把人找回来。”于是答应。

最初,孩子的家属了解到的情况还算正常。章子欣的奶奶说,7月4日中午和晚上都跟章子欣通过电话,章子欣说她玩得很开心,还叫奶奶不要操心,5日她又跟章子欣通过好几次电话,章子欣则依旧回复称吃住都挺好。

问题二:章子欣的家属如何寻找她? 

章军最先察觉到异样。

章军在社交媒体回忆称,女儿挺警觉,被带走时用奶奶的手机,拍下男租客的身份证发送给他。


他称,7月4日中午,得知其女儿被带走后,他马上添加了对方微信:“刚开始经常可以看到他们发朋友圈,朋友圈上面有我女儿玩的照片,还发带孩子玩的视频给我。”

租客曾向章军承诺7月6日将她带回。但6日章子欣未回。此后章军多次催促对方将女儿尽快带回。

章军说,对方先以“买不到车票”等借口搪塞。7月7日章军提出要接女儿回来。对方则称正在带章子欣回来,并发送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在私家车中拍摄,能看到章子欣坐在后座。窗外的路牌显示的“海山路、万象路”,新京报记者查询到位于浙江象山。

7月7日傍晚,与梁邓华的微信聊天中,章军表示“今晚我一定要见到我女儿”,否则将会报警,对方则表示“今晚回去”,向章军保证晚上9点将章子欣送达。


章军多次催促梁邓华将受访者带回。 受访者供图


章军说,当天下午5点,对方发微信消息称手机没电了,充电器也坏了,并发来了一个截屏。随后两人失联“电话也打不通,微信也不回”。章军随即报警。

7月9日,章子欣家属发布寻人启事,附上了梁邓华的身份证照片和章子欣的生活照。

7月10日,淳安警方通报,7月8日10时许,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但此前的7月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已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下落不明。


警方查到两名租客出现在宁波后,章军赶往宁波。

随后,宁波市所属的象山县警方查明,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到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3小时后,22时20 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但未见小女孩;23 时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出租车离开。


问题三:章子欣的母亲对此事什么反应?

7月11日,章子欣的妈妈曾女士在电话中告诉新京报记者,7月10日晚上,她才从孩子姑父口中得知章子欣出事的消息。

曾女士称,自己听到消息时“急哭了”:“昨天晚上我一直在看新的消息,看了一个晚上。”


她说,7月8日与章军的沟通中,章军告诉她,女儿“被人骗走了”:“我问他(章军)是怎么让人家骗走的,他就说他不想说,我就没怎么问。”

曾女士称,自己近年来都在广东工作,数年前,她与章军就因感情不和分开。


发表评论
沃保资讯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